TOP

      出格的收藏家,跨界的设计师──谭精忠
      2012-04-02 16:19:22 来源:世界艺术 浏览量:3485 作者:刘素玉 【 】 评论:0

         

          有人称谭精忠为“豪宅一线设计师”,也有人封他为“样板房首席设计明星”(台湾称为“样品屋”);然而在艺术圈,他的“收藏家”身分备受瞩目,而这更突显了他与其他设计师的差异;即便是“收藏家”,他也与众不同。他曾经以“人间出格”来命名他策划的豪宅建案的艺术展览。用“出格”来形容谭精忠,或许有点疯狂,不过比起“另类”、“怪咖”(即怪人)、“非凡”还更贴切,他是一位跨界的设计师,更是一位出格的收藏家。
          收藏与设计都不断超越自我
          谭精忠收藏艺术品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,不过,“真正开始疯狂收藏,还是近五、六年的事。”一谈到艺术收藏,他就两眼发光,精神抖擞,彷佛进入他所谓的疯狂境界。回想当初进入收藏界,谭精忠强调是“被动的”,他说:“所谓‘被动’是指只有别人需要才偶尔引荐或推介,慢慢转为积极,甚至有点疯狂。”
          他承认,刚开始收藏艺术品确实抱有获利的想法,但是后来想要赚钱的目的没有达到,甚至还受过伤,所幸没有因此退缩,反而转变为一种积极的能量,如今艺术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,甚至与他的工作紧密结合
          有人曾经问过谭精忠崛起于室内设计界的成功因素,他认为是领导型和不服输的个性使然。狮子座的他还说,火相星座的人都适合做艺术这个行业,“我会不断超越自我,不用相同或惯用的手法;”他说:“别人都说我是一个怪人。”
          谭精忠对自我设计能力的评估也同样适用在收藏艺术品上。他不讳言,早年开始收藏艺术品受过伤害,例如被一些业者牵着鼻子走、在拍卖场被做价或被当冤大头,结果以高出市价五、六倍的不合理价格买作品然而就是一股不服输的个性,以及不断超越自我的精神,他没有像一些人一样,因为受伤惨重就愤而退出收藏界,反而愈挫愈勇。
          “我不能怪别人设计,或是故意挖一个陷阱让我跳。要跳也是自己愿意的。”谭精忠平心静气地检讨自己的问题,认为关键在于过去对于艺术生态与市场认识不够深刻,于是他加倍用功,认真看遍各种展览;勤跑拍卖会,并记录及分析所有拍卖成果,并一一建档,包括艺术家背景、画作信息、购买时间与价钱、来源;甚至亲自拜访艺术家,努力了解他们的创作风格与背景。这些工作耗费他许多时间与精力,他已经让自己的两位秘书、一位司机都加入艺术信息搜集与建文件的工作,而这还不够,他打算再增聘一位艺术行政专业人员,为他分担更多的艺术资料整理工作,以及帮他做他所谓的“田野调查”。
          认真研究及搜罗所有艺术信息
          谭精忠认为在亚洲的收藏群体中,台湾的收藏家是非常用功、细心,收藏跨度也很大。其实,这些特质也都在他身上显现无遗。就以收藏范围而言,他除了收藏中国及台湾当代艺术作品,也有日本、韩国、欧美;而且除了绘画作品之外,还有很多雕塑作品,大约占了三分之一;艺术家的年龄层则涵盖老、中、青,鼎鼎大名如赵无极、朱德群、陈荫罴、朱铭、周春芽、展望一直到他所谓的“浅层”艺术家,亦即刚踏出校门、没有画廊代理或签约的新秀。
          典藏众多的艺术作品,谭精忠的办公室,包括台北与上海两地,以及自己的住家,都布满了艺术品,而且几乎每隔三个月,就要把办公室与住家的艺术品重新更换一遍;此外,还经常把收藏品运送到自己设计的样品屋展示,为此谭精忠发展出“艺术品旅行”的概念,也就是他所设计的建案都陈列自己的收藏品;有时“反果为因”,为了达成一个特别的建案或展览呈现,他又购买更多艺术品。随着他收藏品愈来愈多,他已有的三个仓库都已经爆满,不但要考虑再增加库房,甚至还买了一个140坪(大约460平米)的新住家,最近已经积极着手装潢。谭精忠很兴奋的说,这个新住家是以“类美术馆”的概念设计,要为艺术品量身打造最完善的展示空间,但却要有住宅的舒适与方便,不能像美术馆像冰冷的白盒子。
          艺术收藏融入生活与工作
          谭精忠说:“艺术已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。”其实,艺术已彻底地融入他的生活、他的工作。“以前没有疯艺术收藏时,到了晚上七、八点的时候,我已经在想要去哪里喝酒了;现在几乎都待在家里,研究与搜罗艺术信息。”现在他偶尔一个月会出去喝一、两次酒。他一再强调,收藏艺术品填补了他的空虚。
          其实艺术收藏不仅仅填满谭精忠的空虚,更开拓他的生命,最起码,他变得更快乐。他坦承,他是在2007年艺术市场最火热的时期一头栽进去,当时也不免被艺术品的高投资报酬率给冲昏了头,甚至失去判断力,占有欲愈来愈强烈,以致于要与别人一争高下,简直就是一种病态。幸好,他终究走出这段迷失的时期,而这多少与艺术市场转趋冷静有关,因为想靠艺术投资发财并不容易,经过一番自省,他重新追溯喜爱收藏艺术品的初心。
          两年前,谭精忠自掏腰包,出版了《初心集》的画册,负责该书的总编辑蔡怡芬在编后记写着:“为了让自己回到原点,身为老板/设计师/创作者,谭先生其实是诚实到不可思议的境界的喔。他和我说他想做这本书,是因为他想找回创作时最根源的东西,这让他很开心”《初心集》记录了九名艺术家的创作心态,以及他们与谭精忠的对话,谭精忠的出发点是想要把艺术家创作的点滴进展记录下来,但是在密集接触的过程,“对他们始终执着的创作过程感到惊讶,也会因为和他们擦撞出火花,而重温了一次淋漓尽致的创作快感。”谭精忠诚恳地写下这一段心路历程。
          而在收藏艺术品的过程中,谭精忠也有他的初心,就是对艺术品真正的喜爱。他用像“谈恋爱”的感觉来形容自己与艺术品的关系。他说:“当我有很多时间可以与每一件艺术品对话时,我很快乐,我能够深入地了解、关注和感受到整件作品。”但是后来艺术品愈收愈多时,他分配给每件艺术品的时间就不够了,他形容,这有点像谈恋爱,当你一对一时,整体感觉是很专心的,但是当开始劈腿时,就会开始分心,结果就会慢慢迷失。他的自救之道,就是寻回艺术收藏让他快乐的本质。他表示,现在他最在乎的,是一件作品能否让他感动?能否带给他快乐?至于是否带给他多大的收益,已经不是重要的考虑点。
          快乐的真谛在于与别人分享
          谭精忠收藏艺术品的快乐的原因还有一部分来自于与别人分享。在他的办公室里处处布满了艺术品,他自己与同事,以及外来访客可以欣赏,置身于一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工作空间里,不只是满足视觉上的享受,也会让人感到心情优雅舒畅。谭精忠把办公室当成一个私人沙龙,定期更换艺术品,在天天近距离接触的情形下,他更提升自己的欣赏能力。他因此归纳出一个心得:任何一件作品,如果连续看了三个月后,还是能感动他,表示他真心喜爱这件作品,就会继续收藏;反之,他会考虑以后让出去。
          谭精忠进一步扩大私人沙龙的概念,在他与另外两位好友吴政道、王镇华在上海合开的大隐室内设计公司,近三年来都在岁末时举办一场收藏展。所谓“大隐隐于市,小隐隐于野”,就是出自于谭精忠的想法,显然他都是非常有想法的设计师。王镇华是其中收藏历史最久的一位,1999年他甚至跨足艺术市场,筹设了罗芙奥拍卖公司,担任董事长一职至今。同是室内设计师的谭精忠与王镇华认识之后,受到他热爱艺术的影响,开始大买艺术品,如今简直比王镇华更狂热,像每年在上海办公室举行收藏展,就是出自谭精忠的建议,以最近这一次的展览《无声之诗》,共展出台海两岸的23位当代艺术家,包括李华一、周春芽、洪凌、展望、姚瑞中等等,展出的主题是由中国山水画及其衍生的东方美学如何融入当代社会,产生新的时代意义。这是一个庞大概念的主题,很不容易掌握,但是谭精忠锲而不舍的说服同事,自己更从中疏理出一个脉络来,简单而言,就是要能呈现东方意象的当代艺术,而这也是他近年以及未来收藏的重点。
          《无声之诗》于去年年底在上海开幕时,宾客云集,从海内外来了三、四百人,不但有两岸的艺术家,更有资深收藏家,例如余耀德都从印度尼西亚赶来,台湾的朋友更多,让他们十分惊喜。更让谭精忠津津乐道的是所有员工的积极参与,他提出了一个利用废弃物循环再生使用,创造出新生命的概念,让大隐的百余位员工自由发挥,员工反应十分热烈,出现了一、二十个富有创意的提案,最后决定将公司废弃的纸张,如晒图纸等,与上海当地艺术学院合作,制作出太湖石造型的雕塑,展览亮相当天惊艳四方,博得的喝釆也不输大艺术家的创作;为了强化环境保护的理念,谭精忠更提出在展览现场不要鲜花,而用可以回收使用的蔬菜水果等来布置会场,这种考验员工的创意与巧思的手法,意外地再度引起员工的尽情响应,他们绞尽心思以蔬果创作的陈列品在展览现场争奇斗艳,广受好评,那些自告奋勇的员工还必须把展览用过的蔬果带回家,第二天烧出可口的菜肴,再带回公司与所有宾客分享。展览开幕的第二天是大隐的“家庭日”,特别开放给员工的家属来参观,“效果出奇地好,连员工的家属也以融入这个大家庭为荣。”谭精忠说。
          像这种大型收藏展的呈现,让谭精忠过足了当策展人的瘾,不过他却并不以艺术策展人自居,就像他策画的其他横跨建案与艺术的展览,例如在台北新庄“都峰苑”的《一瞬之光》,汇集了40位台湾当代艺术家的作品;高雄“都厅苑”的《人间出格》邀集了21位亚洲当代艺术家的作品等,展览呈现出来的质与量都媲美美术馆的大型展览,但谭精忠都维持一贯的低调与谦抑,只是却掩不住他的快乐,他说:“这种跨界合作,我愈做愈开心,因为发现可以为当代艺术家搭起一个平台,也让建案的接待中心有全新的面貌。”
          谭精忠开心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他对艺术热爱的心情可以与别人分享,甚至影响别人,当然,最初向建案老板提案时,免不少遭受许多质疑,他需要花费更多的力气沟通,而他与参展艺术家的沟通也同样耗时耗神,不过,当最后达到完美的展现效果时,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。虽然也有来看房子的民众对于接待中心置入当代艺术品感到诡异、奇怪,甚至不领情;也有人批评,样品屋的“类美术馆化”将使艺术品沦为商业销售的工具不过,一般社会大众的评价还是以正面居多,而这就是谭精忠能够稳居豪宅一线设计师宝座,名气始终不坠的重要关键。
          十多前即在两岸掀起豪宅艺术风
          事实上,近年来台湾豪宅建案掀起艺术风,以高贵的艺术原作来装置样品屋,突显豪宅身价,谭精忠正是引领风潮的人物。12年前,谭精忠接下元大建设的“清翫雅居”接待中心设计案,就建议马家拿出收藏多年的艺术品来布置,元大集团总裁的马志玲是华人最大收藏团体“清翫雅集”的创始会员,因此旗下建设公司推出的豪宅建案就命名为“清翫雅居”,马志玲的两位公子马维建、马维辰也都是重量级收藏家。在谭精忠的建议下,马家拿出了林风眠、常玉、潘玉良、赵无极、朱德群等大师精品布置接待中心,广受各界瞩目,开创台湾艺术品进驻豪宅的风气,而谭精忠也一炮而红,随后他运用同样的手法在其所设计的豪宅建案中,很多艺术原作都出自他的私人收藏,如“富邦777”、“天母纮琚”、“敦南苑”、“天母富邦”、“宏盛帝宝”此外,他也在1999年前开始进军大陆,承接许多大型豪宅样板房的设计案,也是拿出个人珍藏的艺术原作融入设计案中,同样广受好评,成为台湾前进大陆的设计师中的耀眼明星。随着豪宅样品房设计案愈接愈多,谭精忠设计艺术品与豪华空间对话的能力也愈加纯熟,甚至颠覆了传统的营销思维,带给客户新的观感,同时也引领豪宅走向空间美学新世代。
          艺术品妆点豪宅提升豪宅的身价固然是一大热点,不过谭精忠认为,更可贵的是可以藉此提升民众的艺术鉴赏力,以及让艺术品真正走入生活之中。在他所接的一些私人豪宅设计案中,他收藏艺术品的热情也感染了业主,他们甚至接受他的建议,开始购买艺术原作。谭精忠举例说,去年就带了两位他设计案的业主参加香港佳士得的秋季夜拍,两人分别都买了常玉的画作,令人刮目相看。
          还有不少谭精忠的业主纷纷开始买艺术品,一出手就是不同凡响,都买大师级的作品,如赵无极、朱德群、常玉等;为此,谭精忠却鼓励他们也要购买一些台湾年轻艺术家的作品,一来门坎低,二来也给年轻艺术家机会;谭精忠甚至主动掏腰包,买一些年轻艺术家的作品送给业主。在他的鼓吹下,的确有不少业主,甚至是谭精忠公司的年轻员工,都纷纷加入艺术收藏的行列,而这让谭精忠进一步体验到艺术收藏的新乐趣,就是与别人一同分享。
          《人间出格》展览标题的灵感来自日本小说家太宰治的《人间失格》,这本脍炙人口的自传体小说,描述纤细而敏感的主人翁,明知沈沦会“失去人格”,仍旧选择坠入无法自拔的深渊。这是一个人面对生命、世界与爱欲的真诚剖白,谭精忠接纳艺术顾问胡永芬的意见,把“失格”变造为“出格”作为展览的标题,探讨艺术与生命情境对话的无限想象,此举十足显现了谭精忠的包容开放与大胆创新。他说:“在艺术策展上,我是一个素人,可以天马行空。”这句话更充分显现了他的“出格”特质。。他早已超越一般收藏家的境界,自由地横跨艺术与设计的领域而游刃有余了。
         
      336
     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      Tags:收藏家 书画收藏 谭精忠 当代艺术 文化经纪 书画经纪 责任编辑:bumaoqing
      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      上一篇收藏之上——对话李国昌 下一篇华尔街风云人物:藏家克雷格·马..

      论坛推荐图文

      评论

      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      验 证 码:
      表  情:
      内  容:

      相关栏目

      最新文章

      图片主题

      热门文章

      推荐文章

      相关文章

      广告位



      本站简介|总编致辞|新手指南|合作伙伴|网站地图|联系我们|

      中国文化经纪人网 版权所有
      http://www.cultural-brokers.com 
      北京完美时光传媒 南京普华永艺传媒 联合支持 总编邮箱:puhuayongyi@aliyun.com   联系QQ:1347422215